主页 > 图片 >

46页病史、106页会诊记录、124页医嘱单后,他还是离开了……局部解剖学

时间:2019-02-09 12:23

来源:δ֪作者:admin点击:

医脉通编辑撰写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。


在医院里,不管是月薪过万的白领,还是满手老茧的农民;不管是正值青春的年轻人,还是年过七旬的老人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那就是——患者。

 

在医院里,即使患者的学历再高,知识再渊博,也可能会和医生脑中的知识产生不对等;即使患者的权力再高,经济再富有,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也可能都不如一个刚刚懂事的幼童。

 

过去一年,《人间世2》拍摄人员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蹲守记录了100例真实的医患关系案例,在握紧的拳头、眼眶里的泪水中,我们真真切切地能感受到:医生被患者所理解,真的是一种奢望。

 

医学永远是一个比例,不是一个承诺

 

许华琴,患有称为“天下第一痛”的三叉神经痛,被折磨了十年。在外院做过两次手术,五年前,病情复发了,这一次在瑞金医院的神经外科做了手术,面部又发麻了。

 

当赵卫国主任提到术后可能会出现难以预料的并发症时,不管他怎么解释,许华琴老公仍一直固执地认为:术后如果还是出现刺痛,便意味着手术是不成功的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