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国内 >

人民日报刊文:莫让低价药成了传说 妇产科学

时间:2019-01-08 15:38

来源:δ֪作者:admin点击:

   最近,笔者去买止咳药二陈丸。此药由陈皮、半夏、茯苓、甘草四味药组成,价格不过20元。结果,跑遍了附近药店,得到的答复都是好几年没货了。

  不只是二陈丸,近年来低价药频频“玩失踪”。1元1支的氯霉素滴眼液、2元100片的复方新诺明、3元1盒的牛黄解毒丸、几元一盒的氟哌酸、8元100片的牙周灵片等,几乎在市场上销声匿迹了。这些药品价格虽低,但疗效确切,“好用不贵”,得到老百姓(44.320, -0.11, -0.25%)的广泛认可,市场需求量巨大,因此它们的短缺备受关注。

  明明百姓有需求,为啥企业不生产?最近,在广东药品交易中心发布的一张清单上,有多达1004个品规的药品断供,导致患者无药可用。药品中了标,企业不是不想供货,而是没法生产,因为生产成本与中标价格相差悬殊。以葡萄糖注射液为例,成本价1.8元,中标价1.2元,这意味着只要生产出来就亏损,企业不供货,只能上“黑名单”。辛辛苦苦中的标,却成了“烫手山芋”。

  药品是特殊商品,病人有刚性需求。为了防止低价药品消失,政府该出手时就得出手。去年,国家发改委出台低价药清单,允许低价药在合理范围内涨价,一些低价药品重回市场。今年,北京推行医药分开综合改革,原价30多元的速效救心丸,经过招标价格涨到39元。虽然一盒涨了9元多,却保障了市场供给,让老百姓不再为买救命药犯愁。尽管政府干预有效果,但不能过度依赖这只“看得见的手”。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必须用好“看不见的手”。

  药品短缺主要是因为定价不合理,企业停产是一种本能反应。只要药品成本价高于市场定价,低价药就会难寻。按照市场经济规律,一旦原料涨价,药品价格也应上浮。例如,在各省药品采购过程中,中标价格参考的平均价、入市价和议价往往是过去4—5年间的数据,但生产成本尤其是原材料的成本却是逐年上涨。以维生素B1为例,以前1公斤的价格是230元,现在超过1800元,有时候甚至到2000元。再加上新版GMP标准认证、一致性评价等政策影响,企业对车间、产品的升级改造,也推动了药品成本上升。然而,对于价格的动态变化,政府部门往往很难准确及时地掌握。也就是说,药品一旦以低价中标进入医保支付体系,在几年之内,即使成本上涨也无法根据市场情况及时调整价格,只能断供。短缺的后果是患者四处找药,黑市价格借机狂飙。例如,治疗肝豆状核变性疾病的青霉胺价格不到10元,被炒到近100元。集中采购的目的是让百姓买到好用不贵的药物,但如果无视经济规律,用守株待兔的办法管理药价,低价药难保不消失。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